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有卖迷幻催情水 > 官员炫:权力是最好的催情剂

官员炫:权力是最好的催情剂


/ 2020-08-13

 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有句名言:“权力是最好的催情剂。”酒色财气,只要不羁的权力壮胆,总能给公众带来瞠目结舌的演绎。近日,红色故都江西瑞金的旅游局副局长钟胜桢,在酒席上“我敢承认包”的狂言,便让我们充分体会到权力催情剂的迷幻和癫狂。(5月24日《中国广播网》)

  贪腐案件背后,大多数都闪烁着们婀娜的魅影。“官员包养之最”、“包养吉尼斯纪录”,已经成为民间的谈资。也就是说,包养现象已经成为的重要潜规则之一,而钟胜桢的酒后狂言,则是把这种潜规则拿出来炫耀,让其显性化。

  权力荷尔蒙的旺盛,让某些官员连最后的遮羞布也断然扯下,通过炫耀以博取内心的某种快感。口出狂言承认自己包养,钟胜桢无非就想向周边的人展示权术的百无禁忌和无所不能,并以此寻找旺盛的权力荷尔蒙带来的兴奋和冲动。包养和炫耀相比,前者让他在隐秘的状态下找到身体上的快感,而后者则通过公然炫耀让他在心理上找到了虚荣的满足。也就是说,包养只能刺激他的雄性荷尔蒙,而炫耀则能刺激权力荷尔蒙,让他在权力膨胀中寻找快感。

  公权力的不羁与放纵,让一些人将权力场域变成了资源掠夺的战场。随着这种掠夺的加剧,某些放纵的权力已经不满足于占有和征服的快感,而这个时候,炫耀也就顺理成章。“瑞金市正科级以上的干部谁敢承认包养?我就敢承认,你们敢吗?”,权力催情剂的迷幻,显然让他迷失在了道德和法纪的深渊,就不会懂得什么叫做无耻和“不要脸”。

  如果不能把不羁的权力锁在笼子里,则社会秩序、法律尊严和社会道德,难免遭受到权力野兽的践踏。钟胜桢的狂言,无疑是这种失范权力的升级版。可为什么失范权力会如此汹涌泛滥,归根到底依旧是那个老问题:监管的软弱。正如被誉为“俄罗斯良心”的作家索尔仁尼琴所言:当世界被无耻的信念所湮灭,那信念便是权力无所不能,正义一无所成。钟胜桢的炫耀,恐怕正是抱着权力无所不能,而监督和问责的正义阳光很难暴晒在他身上的信念,口出狂言甚至百无禁忌。

  当权力在酒桌上高调炫耀的时候,留下的则是挫败的和法律在旁黯然神伤。根据事件最新的进展,钟胜桢对此矢口否认,称“此事系无中生有”,并惺惺作态大谈素质。炫耀的无耻已经引起公愤,但是问责和监管却迟迟不见出现,正是因为这样的姑息和纵容,才让权力催情剂的功效发挥得更好。同时还必须强调的是,钟胜桢的“带病复出”,恐怕也是助长其权力心理膨胀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