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有卖迷幻催情水 > 药当卖日赚1万!这条黑色产业链正在残害1000万女性!

药当卖日赚1万!这条黑色产业链正在残害1000万女性!


/ 2020-08-13

  韩国明星李胜利开的夜店中,涉嫌逃税、准许未成年人入内、给顾客饮品里投放毒品、涉毒吸毒、收买片区警方等严重违法的行为。

  这其中,最令人不齿的是,这家夜店将女性顾客当成“商品”,下药之后,丢进“VIP客房”供VIP客人享乐。

  这些并不是个例,而是成规模,有组织的贩卖,人渣们犯罪的成本有多低,手段有多恶作,你根本想象不到。

  首先,刀哥上某宝上搜了一下。某宝很正规,当你输入关键词“”、“药”时,都被屏蔽掉了。

  但这些商家们也绝不会放弃某宝这个大流量入口,为了躲避敏感词,只要你打“催”或者“听”,“听话水”就会变成“听华水”,“”就会变成“催请粉”。

  点进去,淘宝卖家将他们见不得光的勾当伪装成卖香水的,淘宝交易量为零,懂行的人需要加微信进一步私聊,通过微信购买。

  药大致分两种:催情的,不会睡着,但是会致幻,清醒之后还会忘记发生过的事儿;的,无色无味,可溶于各种液体,醒来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不会察觉。

  而买家收到货后,丧心病狂的人渣为了给卖家反馈“效果好不好”以谋求下一次的优惠,会将受害者的隐私发给卖家,连码都不给打。

  刀哥查了一下,大体上不外乎这三种:1、仑,又名、,俗称、药、药。在百度上敲下仑,会弹出一个温馨提示,直接让你查看:中国禁毒网。

  2、 氟硝西泮,英文名FM2,医学上有安神镇静的效果,还有一个名字叫蓝精灵,据人民日报相关报道称,这种药品吃了之后尿检都检测不出来,配着酒精会让人兴奋,脑子一片空白,吃多了还会上瘾,被归为新精神活性物质,属于第三类毒品,比第一类毒品海洛因的危害多1000倍。

  3、γ-羟基丁酸,英文名GHB,俗称G水、失忆水、快活液、乖乖水、听话水。它也是一种神经药物,在许多国家都被认定为毒品。

  细思极恐,这类精神药物被运用最广泛的并不是临床,而是被兑成药,在女性浑然不觉的状况下,被拖走、、拍照。

  刀哥连加了6家卖“药”的卖家后,发现黑市里卖的“之王”是仑。2005年,仑被国家认定为一类精神药,生产和销售都受到严格的控制。

  2010年,焦点访谈曝光了一起“药之谜”,据披露,这是一次重大的仑丢失案。2010年,该企业共销售了212件仑片,其中销往国药集团的有97件,但国药集团只收到了20件,其他77件都流入非法渠道。

  实际上,根据规定,吉林制药应该把仑片卖给国家唯一指定的国药集团,但即便是警方追回了一半流失药品,仍然有近150万片仑片非法销售到社会上了。

  在临床中,仑主要运用于治疗严重失眠,需在医院就诊开处方买药,一瓶价格在34—40元左右,但流到黑市里,仑片就会被碾碎,重新配制兑成药水后,改成保健品的名字和包装,一瓶零售400—500元,价格翻了10倍不止。

  除了吉林制药之外,还有一家江苏恩华药业002262)生产的仑,该企业至今仍是有资质的生产仑的企业,也是中国仑药物主要供货商。

  但是,该企业生产的仑仍能大量出现在非法销售渠道上,“恩华销售”萧鲭(化名)和妻子凌风(化名)就曾开网上保健品店,以卖保健品的名义,非法销售管制类精神药品。

  令人倒冷汗的是,2011年,在第五届深圳性文化节上,“粉”还曾大摇大摆地被摆在显眼的位置上推销。

  不仅在某宝上可以搜到,网上铺天盖地的小广告一不小心点进去就是,卖的明目张胆,据相关报道称,一个零售的线上卖家,一天能赚一万多元。

  一般有线上网店的药卖家,在线下一定会再开一个保健品店,一边掩人耳目,一边在线下也捞一笔。

  2019年,黑市里还出现了新款仑片,生产商是“香港彼迪药业”,但实际上,这类药片是地下黑作坊生产,根本没有“香港彼迪”这样一家企业。

  在卖家群里,药的生产、销售已成为整条产业链,卖家不仅在线发布“视频”当广告,指导用药,还有人直播过程,甚至交流“下药”心得。

  这种下三滥的买卖还发展下线一瓶的药,供货的批发商一般只卖20左右一瓶,他们也模仿微商的套路,搞代理,最低缴纳588元代理费就可以拿代理价格。

  很难想象,“药”的市场这么强大,在这条利益链的上游,有正规买药的厂家,比如前面说的吉林制药非法售卖150万片仑,被查处后,仅仅被罚款64万元。相比而言,美国强生公司因售卖精神类药物时有虚假宣传,就被美国地方法院罚款11亿美元。

  还有小作坊生产,小作坊的生产也是根据医院工作者实验的结果配比出来的,据医药工作者称,“一个新配方加上一个供货渠道可以卖几万块。”

  因此可以推测出:医药中间体将药品卖给医院工作者,医院工作者配出药配方,并将供货渠道和配方一起打包出售给地下作坊。

  地下作坊经过二次加工,生产出衍生药物,起一个新的名字,比如“回春之夜”、“天江迷恋”、“弥漫之夜”等。

  但这不是全部,在利益链的下游,药卖家与物流商也存在着灰色地带,生产商向卖家供货时,卖家零售给用药者时,大批量非法药品怎么过的安检?

  2011年,震惊全国的“睡在8千万现金上的毒贩夫妻”,就从天津一家正规化学医药公司购得十几吨甲卡西酮。

  今年1月,江苏警方查办了一起性侵女性案件。犯罪嫌疑人胡某利用违禁药物实施作案,更惊人的是,在其手机里,竟然存了一年多来与418个不同女性在车内发生关系的视频。每个视频都有标注被害人的信息,受害人年龄从20岁到50岁不等。

  我国《刑法》规定,生产、销售劣药、毒品,情形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死刑,并没收财产。妇女、奸淫妇女情形十分恶劣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死刑。

  2011年,中国李宗瑞事件中,李宗瑞网上购药实施性侵,一共有几十个女性受害。最终,2018年2月,中国高院最终判处李宗瑞有期徒刑20年。

  这些令人惊悚的消息不是电影里片段,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件。无良卖家每卖出一瓶药,就有一个无辜女孩被恶人盯上,甚至,不止一个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