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哪有卖迷幻催情水 > 网上公然卖“药” 每袋1200元还有解药

网上公然卖“药” 每袋1200元还有解药


/ 2020-08-13

  长沙大四女生刘荟和一网友称自己遭遇“药”抢劫,虽然警方、医学专家和反对市民一再否认“药”的存在,但不少受害者致电本报,信誓旦旦讲述自己身边发生的“”经历,并表示网上有人公然大卖拍肩、点烟。“药抢劫”在市民中引起更为广泛的关注和争论。

  记者根据市民指引,在诸多“药”销售网页上看到,这些药按照使用方式大体上被分为三类:“拍肩型”、“”和“挥发型”,销售方式一般都是通过QQ网聊,最贵的要数“拍肩型药”,每袋800元到1200元。此外,使用方法也有详细说明:“高压气体,无色无味,在面部一喷起效,抑制大脑皮层和神经中枢,产生忘我的幻觉。主要用于防身,两个小时后自醒,备有解药。”

  11月10日下午,记者联系了一个网名为“164351677”的QQ网友,该网友在网上宣传中自称“广州代理”。

  (无奈之下,记者只好答应订货,他才勉强同意两种“”各减价50元,随后给记者发了一张“拍肩型”的样品图片,并坚决表示那是最低价,不能再让步。记者看到,所谓的“拍肩型”就是两包白色粉末。)

  代:两种交易方式:一,款到发货,发快递,2天到!二,货到付款发物流,5天左右到,由货运公司代收!

  此后,“代理商”一直都在下线状态,并且无论如何不肯再与记者联络。有市民告诉记者,就在街头用品店,暗地里就有这样的药买。记者随即对湘春路、解放西路上的用品店进行了暗访。

  记者连续走访了十多家用品店,老板都表示,他们只有迷情药,没有药。不过,有一位老板悄悄提醒记者,药应该也是属于药品范畴,而从被害者的症状来看,可能和一种名为仑的药品有关。

  “我家的保姆就被迷过。”吴女士说,自己是长沙一家三甲医院的职工,一年多前,她家保姆到医院附近买早餐,很久没回来,她到门口去接保姆,一名男子跟在保姆身后,保姆神情恍惚,她大喊一声,保姆回过神来,说有人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,她脑子里糊里糊涂,差点项链和存折都交给了对方。

  “药真的存在,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受害,网上还有人公开销售药,相关部门不能一味否认药的存在,而应该对类似犯罪行为,加大侦破和打击力度。”她告诉记者,后来,他们医院不准开一种叫仑的,可能与药有关。

  常德涂力红坚信药存在,他一位在常德开烟酒批发部的朋友陈小姐也被迷过。“药让人丧失意识又记得密码的作用,就跟有些人酒后吐真言、醒来全不知的情况一样。”

  “被迷的人是中了骗子的双簧计,掉进了他们的连环套。”78岁的吴科运告诉记者,他有3个同学也被“迷”上当。第一个被骗的同学是老陈。

  2年前,老陈骑单车时遇到一个开车的广东人,说是车子出车祸要赔钱,但身上只有英镑,想便宜兑点人民币救急。老陈没见过英镑,正在犹豫,来了一个自称在附近银行工作的年轻人,很热心地检查了英镑,拍胸脯说绝对是真的。老陈脑子一发热就相信了,特地回家拿了2万元钱兑换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养老金,后来一到银行去问兑换,才知道是一文不值的秘鲁币。

  “其他两个同学的经历跟老陈差不多,3个同学性格都开朗,坦承是受了能占便宜的上当受骗。所谓的药,其实都是想发财的心理作祟,自己的注意力被引导到这一点,其他的就不管了。”

  坊间所流传的“”或者“药”之说,混淆了三种概念:第一种是把含有成分的药物放在饮料、食物中,使人昏迷失去知觉;第二种是利用含有辣椒粉、氨水、催泪剂等成分的制剂,喷向人的脸部,使人暂时失去抵抗能力;第三种是传闻中的用所谓“药”,通过拍人肩膀、喷人脸部,或者给人闻一闻就可以使人“”。

相关文章

推荐阅读